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郑州:一位患者的“最后一公里”
发布时间:2019-05-04 14:59 来源:未知
“朱医生,我最近感觉还可以,现在是每天两片的量,药吃完了,你再给我开些吧。”4月23日下午,郑州的一位患者坐在房间里向雷锋网演示视频问诊。
手机那头是郑州中心医院的朱医生,朱医生询问了患者的情况,然后开具了“在线处方”,并且叮嘱了用药建议。
在医药分开改革持续深入后,处方外流已经是大势所趋。2018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四大措施,其中第三条明确: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与药品零售信息共享以及推行医保智能审核和“一站式”结算。
处方外流的一大原因在于三甲医院的角色转型需要,也就是上面所说的,三甲医院要看重病、看危病。其次,医保控费、零加成、控制药占比等政策,也成为医院放开部分处方最重要的驱动因素。
承接处方外流的对象就是处方共享平台,这个平台需要打通医院信息系统(HlS系统)与药店管理系统(ERP系统),如果医院药房缺药,药店也开不出药,形成以医院为核心,各政府部门以及药店共同建设的实现医疗机构处方、医保结算和药品零售互联互通的完整体系。
2018年10月,郑州市人社局选择郑州市中心医院和张仲景、大参林部分定点药店作为试点单位。
通过HIS系统连接处方共享平台,开具电子处方,经药师审核后生成二维码,患者可直接扫码查看电子处方信息,在手机端即可支付药费,选择将药品直接配送到家中或到就近药店自提取药。
郑州的这一套模式借鉴了广西梧州市的经验。2017年1月15日,梧州市全市20余家二级及二级以上医院与百余家药店共同接入处方信息共享平台,梧州成为全国第一个全面实践国家处方信息共享政策的城市。
2018年8月,郑州人社局组织到广西梧州考察门诊慢性病处方共享药店直接结算工作的相关情况。在梧州模式的基础上,郑州市在一些方面做了针对性的改进,送药上门就是其中一项。
据人社局介绍,在线挂号、视频问诊、门慢处方共享在9家试点药店应用近4个月以来,处方共享成功21000余张,实际药店结算4000余笔。
但是张伟也表示,目前与药店的合作还没有完全放开,主要是考虑到处方信息的安全、有效等问题。在这点上,腾讯在去年的峰会中发布了微信智慧医院3.0,把区块链技术引入了处方共享平台,利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可溯源、不可篡改等特征保证处方合规流转。
另外,年长患者的思想保守问题也需要逐步解决。“他们还是会更倾向于在医院拿药,在药店不一定放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百姓对这件事的认知会慢慢深入,关键是我们怎么起步、怎么宣传。”